Buck

 

2019年的年初,终于看完了老友记。
说起来,老友记也陪伴了我快五年了。先立个坑,明天考完试再来写

犬狼是要逼着我努力学英语吗?!哭辽

这是愤怒指使着身体。愚蠢的愤怒。他精心设计火红妆容涂抹于脸上,编造强有力的手势隔绝一切否定,却一层一层扒开教养、文雅的外层,将心底的绝望赤裸裸的呈现在空气之中,任凭尘埃沾染满是创痕的心,留下刻苦撒盐一般的刺痛。“我难道连爱的自由都不能够拥有了吗?”字从牙关中一个一个迸出,伴随着持续的吸气声。
“你在我眼中,无非是一团正在糜烂的肉,揉杂着几根无法接回的断骨头。”那男人瞥过眼去,只盯着窗外,然后悻悻离开。不犹豫、不迟疑。只似交响乐结束后后的定音鼓。声音悠远绵长,飘荡到病房最边角房梁上。
十人间的病房,只有人刻意压低嗓子,发出轻轻的痛苦的呻吟声。医院的被子从来不长,他将雪白的被子扯到头上,露出千疮百孔的...

起床细节描写

一睁眼,寝室还是昏暗的,室友的鼾声还阵阵不息。出于本能的,心中有种惴惴不安的恐慌,我按亮了闹钟的夜光,6:45,闹钟的电子荧幕上显示着这一串数字。随即,脑子里就蹦出了两个字“早训”,7:10的辩论队早训。可是,头靠在松软的枕头上,身体裹在温暖的被窝里,早起的想法被脑子里的抽象的具象的画面盖住了。

想着自己信誓旦旦5:50早起的诺言,又把责任推给了不知道有没有响过、但是没有叫起我的闹钟,侥幸着上次因队长迟到而取消的早训,又忽然后知后觉的告诫自己要遵守纪律,想着要好好学习,又贪恋着被窝的温度。越想越多,神志也越来越游走,漂浮在清醒与沉睡之间,脑海中早训的想法逐渐暗淡,消散在幸福的睡眠之中。

半...

寝室的床上很温暖,抱着电脑,打着要工作、赶DDL的名义随意的在B站上浪费时间的生活很舒适。但是这是我第四个没有正常完成作业的星期了。

高中时候对理想上“自由而充实”大学生活的憧憬,被高中的老毛病击碎。明面上捧着杂志,了解世界时事,暗地里真正想的是舒适的人生。乃至于现在破罐子破摔,光明正大玩着手机电脑、晚上2点都不睡觉、洗澡洗衣服无规律、不打扫寝室卫生、乃至不洗脸不保养。生活的中中琐事虽然不重要,但的的确确一步一步摧毁着我,让我不断陷入拖延的怪圈。

然后,我听着高中起床铃,感叹自己高中的努力与荒诞、怀念曾今的光辉,矫情的暗自抹泪,说着自己不该来这里;然后,我看着南大、华师同学努力奋斗的样子,...

脑子里成天想着那些有的没的。还不如好好学数学呢。
反正数学都是要学到大二的,不如专心学,之后再想想别的有的没的。

GGAD骨科毒埃暴卡!一时间不知道咳什么!!11月真是好日子!!黑五来了是吗!!

GGAD和毒埃太好磕了!!!!!!特别是毒埃!!!!

平凡的活着

吐槽
心情糟糕
贼难受
希望自己能够开心一点
活的没心没肺一点

不能这样
活的有计划

加油

1 / 10

© Buck | Powered by LOFTER